中国化工机械动力协会

联系方式

地 址:中国化工机械动力技术协会
电 话:010-64262500
传 真:010-64262500
邮 箱:hgjdxh212@163.com

科技文摘

行业信息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信息 > 行业信息
全球炼化业重心东移
作者: 发布于:2020-12-21 15:45:40 点击量:

 摘自中国石油新闻中心

 

  今年以来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全球炼化利润和产能双双降至历史低点,欧美发达经济体的炼化业往日辉煌不再,大批炼厂倒闭停产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海湾产油国纷纷加速推进炼化行业的现代化转型。业界普遍认为,后疫情时代,全球炼化重心正加速东移,在海湾产油国的带动下,炼化业复苏前景值得期待。

  行业前景“喜忧参半”

  尽管当前全球炼化业悲观情绪蔓延,但市场普遍认为需求锐减和结构性产能过剩都只是“暂时的”,炼化行业整体仍然存在上行空间。“后疫情时代,炼化产能有望小幅回升。”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炼油业务副总裁AlanGelder坦言。

  根据国际能源署(IEA)的数据,2019年,全球原油精炼能力为1.02亿桶/日,满足了8400万桶/日的成品油需求;今年,全球原油精炼能力将缩减至7600万桶/日,预计到2021年有望反弹至8000万桶/日。

  调研机构IHSMarkit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曾预计,全球对石油精炼产品的需求将在2030年代中期达到9450万桶/日的峰值水平。现下,该机构已将这一数字调整为9100万桶/日,不过规模仍然不容小觑。

  目前,新冠肺炎疫情在部分国家和地区得到遏制,但美欧等国仍在应对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疫情,这种不均衡的复苏将导致未来几年,不同地区炼化产品的需求量也将有所不同。石油贸易巨头维多公司首席执行官RussellHardy表示,炼化业整体的前景可谓“喜忧参半”,传统上低价的石脑油和燃料油的需求可能在新一年成为亮点。

  彭博社指出,亚洲至今仍是石脑油、乙烯、丙烯和液化石油气等塑料原料的净进口地,这更受到那些具有多样化生产能力和在原油品质上更不“挑食”的一体化高效炼化设施的青睐。新的超大型炼厂通常设有综合石化装置,能生产高附加值的化学品和低价值燃料,因此可以从同样的原油中以更低的成本提取更大份额的有价值产品,这不仅挤压了欧美传统炼化业务的生存空间,也给后疫情时代炼化业复苏带来了一定的动力。

海湾产油国“崛起”

  拥有大量廉价原油储备的海湾地区,正在迎来炼化产能扩张潮。据标普全球普氏报道,巴林、伊拉克、科威特、阿曼、沙特和阿联酋等国都在提高下游炼化产能,预计到2025年,海湾地区将有约200万桶/日的新炼化产能上线。

  数据分析与咨询公司GlobalData指出,预计到2024年,海湾地区的炼化能力将从今年的1160万桶/日,增至1360万桶/日,增幅达17%。其中,新增的200万桶/日产能,约150万桶/日来自计划中的项目,剩余50万桶/日来自在运项目。

  从国家上看,2021-2025年间,科威特将引领海湾地区炼化产能的增长,包揽地区产能增幅的31%;沙特紧随其后,占地区增幅的24%。据了解,科威特在建的Al-Zour炼油厂将是海湾地区炼化新增产能的一大亮点。这座计划产能61.5万桶/日的炼油厂,主要生产用于发电的低硫燃料油和适用于国际市场的航空燃料,既可以帮助减少本土发电厂的排放,还能用于出口增收。

  沙特则主要得益于规划中的Jizan炼油厂。这座计划产能40万桶/日的炼油厂预计将于2021年一季度投产。此外,伊拉克、伊朗也在积极提高炼化产能。GlobalData预计,伊拉克到2024年将增加约31万桶/日的炼油能力,该国计划中的Karbala拉炼油厂将占新增产能的一半,这座计划产能14万桶/日的炼油厂预计2021年一季度投产。

  另据彭博社汇编的数据,截至今年10月底的7个月内,伊朗炼化产品产量同比增长8%,该国计划2022财年实现1亿吨/年的炼化产能,到2025年财年实现1.33亿吨/年的炼化产能。

  IEA指出,海湾地区将是未来几年全球炼化产能增幅最大的地区,预计2030年前将增加270万桶/日,2040年前将增加320万桶/日。未来10年,全球原油需求的60%都将来自炼化行业。欧佩克全资多边开发银行阿拉伯石油投资公司也做出类似预测认为,2020-2024年间,全球计划中的炼化项目总计投资将高达990亿美元。

欧美传统炼厂“落幕”

  《华尔街日报》撰文指出,在海湾和亚洲地区新型、高效炼化设施的冲击下,欧美大批传统炼厂正在加速关闭,由海湾地区和亚洲引领的现代化炼化产能扩张潮已经来临。

  IEA指出,今明两年,全球发达经济体将有超过170万桶/日的炼化能力“消失”,而海湾地区同一时间内将有约200万桶/日的炼化能力“诞生”,足以填补发达经济体炼化能力下滑的空缺。

  “欧美发达经济体老化、落后、低效的炼油厂,已经无法和当前拥有最新技术的高效炼油厂相抗衡,进口产品反而比本土炼化更有竞争力。”IHSMarkit主管RobSmith表示,“以澳大利亚为例,该国10年前还有7座炼油厂,现在只剩下4座,年底前可能就只剩下一座。”他强调,在全球炼油产能过剩的环境下,如果某个地区产能不断扩张,其它地区的产能就势必面临关闭,这样才能维持平衡。




上一篇:关于征集石油和化工行业清洁生产和环境保护技术、装备、工艺的通知

下一篇:新疆10亿吨级大油田年产油突破200万吨